首页 虐爱小神父 下章
第三章
第三章

 被一个举世无双的超级大变态折腾得只剩一口气的叶大神父,捧着几乎快被劈成两半的股,在天微微亮的时候,偷偷逃回到了神学院,然后很悲惨地在上躺了三天三夜。

 “少主,你口渴吗?”

 “少主,你肚子饿不饿?”

 “少主,你身体好点没有?”

 三只闯下大祸的“小狼”殷勤地在叶方遥枕边嘟嘟嚷嚷个没完,让原本就腹委屈与怒火的叶方遥立刻火山爆发了!

 “全都给我闭嘴!”因为太过生气,叶方遥还从上蹦了起来,狠狠地赏了他们几个黑眼圈。“少在那里幸灾乐祸!本少爷有今天还不是败你们几个子所赐!”

 “呜…少主,对不起啦,都是我们的错。你快告诉我那个院的人到底是怎么待你的,我们一定替你报仇,加倍奉还给他!”

 “对,少主从小就身强体健,连发高烧都能跳下河游泳,这次竟然严重到必须在上躺个三天三夜,可见少主一定受到极大的伤害。”

 “可是少主看起来没什么外伤啊。”

 “依我看来,这一定是严重内伤,少主,你看我说得对不对?”

 对对,我这个内伤有够内,在股内!这样你高兴了吧?叶方遥忍不住翻了翻白眼。

 “少主,事不宜迟,你还是快跟我们上医院好好去检查一番吧。”

 “我才不去!”

 呜…要死了,我堂堂奥德兰家族的继承人,而且还是圣彼得大教堂的第一帅哥神父,如果被医生验出本少爷是被个臭男人做到股开花的倒楣蛋,那还不如一刀杀了我!叶方遥哭无泪地想。

 “少主,那我去请爷爷派斯克华祢医生从纽约来帮你检查一下,好不好?”

 “啊啊啊!谁敢把我受伤的事告诉爷爷,我就杀了谁!”叶方遥眼神凶恶地警告。“就像本少爷对外说的,我只是感冒生病,在上休息了几天而已,明白了吗?”

 “是…明白了。”

 “还有,你们以后要敢再踏上院一步,我就活活阉了你们!把你们那不知廉的小割下来做炸!”

 “知道了…”

 呜…以后我们再也没得泡妞了…

 丽莎,艾莉,玛利亚,永别了!

 三人在心里含泪与她们说再见。

 “生病还这么大火气,看来精神很好嘛。”一个优美的嗓音从门外传来,随着房门的开启,一个美貌无双的人儿翩翩走了进来。

 “哇…”

 美人!从来没见过的东方美人!

 除了叶方遥以外的三只狼全都看得目瞪口呆,鼻血都快了出来。

 “阿慎!”叶方遥见到来人又惊又喜地大叫一声,飞身挨了上去…

 “啊啊啊…”可惜某人忘了他现在股开花,不可擅自妄动,所以还没抱到美人,身体已经大声抗议,让他痛得发出了哀嚎。

 看到自己千里迢迢跑来探望的高中好友捂住股,一副痛不生的模样,楚慎之微微皱起了漂亮的眉头。

 “怎么?得痔疮了?”

 “什么痔疮?我堂堂天下第一帅神父会得痔疮,开什么玩笑?”叶方遥一边灰溜溜地爬回上,一边还不忘自我吹嘘一番。

 “嘿嘿,少主,你不帮我们介绍一下这个妞…喔,不,这位小姐吗?”三人之中“那”最小,胆却最大的吉姆垂涎三尺地说。

 叶方遥闻冒立刻捧腹大笑。“哈哈哈…小姐?阿慎,你什么时候变了怎么不通知我这个好友一声,我好送花去恭喜恭喜啊。”

 “闭嘴!在我大开杀戒之前,叫他们给我通通滚出去!”

 东方美人面带煞气,冷若冰霜的模样更是彻底倒了三只毫不会看脸色的狼。

 “她连生气的样子都好美喔…”

 “虽然没什么部,却有一种无法形容的感…”

 “对啊,从来没见过女人穿起子也这么好看…”

 砰砰砰…

 在三人眼睛发直看美人,完全没有设防之际,却被一个漂亮的连环踢狠狠连踹三脚,踹出了房门。

 砰地关上门,楚慎之看着自己的好友笑的前后仰的模样,轻轻地弯起嘴角,温柔的笑着。“棺材挑好了吗?看在我们多年的情我可以免费送你一副。”

 “咳咳!”叶方遥重重槌了两下口“阿慎,你不要这样嘛,看到你来看我,我真的好快乐喔。”

 “小心乐极生悲。”楚慎之冷冷一笑。

 “好好,刚刚是我不对。在我几个堂弟错认你为女人的时候,我应该身而出才对。”

 “那些狼是你堂弟?哼,原来你们奥德兰家族还真是一丘之”狼“,物以类聚啊。”楚慎之脸的不屑。

 “别这么说嘛,阿慎,不要再生气了。你这么突然跑来美国,是不是太想我了啊?”叶方遥嬉皮笑脸地说。

 “想你个头!”楚慎之斜瞪了他一眼“我是来拜访你们圣彼得教堂的普里斯神父,顺便才来看看你这个损友的。”

 “拜访神父?我怎么不知道你开始信天主了?”叶方遥狐疑地看着他。

 “你管我!反正你明天安排我跟他见面就是了,我有事要找他。”

 “对了,你那个宝贝弟弟也眼着来了吗?”

 “没有。”

 “啊?没有?其实教堂台湾多的是,到底什么重要的事能让你离开你那个宝贝弟弟,千里迢迢来到美国这个偏僻的南方小镇找神父啊?”叶方遥知道他这个好友恋弟成痴,闻言不更加好奇了。

 “少罗嗉!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嘿嘿,如果你不告诉我,我明天就不帮你安排见神父。我们普里斯神父可不是你想见就能见的。”

 “叶方遥你…”“怎么样?这里可是我的天下喔,嘿嘿…”叶方遥笑的模样简直令楚慎之想暴打他一顿,无奈自己有求于人,只好强忍下了这口气。

 “说就说,有什么大不了。我有事来找神父告解难道不行吗?”

 “告解?哇,没想到我们高贵圣洁的楚大公子也有不可告人的秘密啊?”

 “你给我闭嘴!谁说我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既然没有不可告人的秘密,那就直接眼我这个好友告解不就行了,我好歹也是个未来的神父嘛。”

 “哼,你这种冒牌货谁要啊。”

 “呜…泼我冷水…”

 “少罗嗦,你明天敢不给我安排,你就死定了!”

 “好好,没问题,包在我身上。”

 “嗯,这还差不多。”

 总算放下心的楚慎之这时并没有看见叶方遥脸上暗藏的笑。

 进入了挂着耶稣受难十字架的告解室,楚慎之恭敬地在前画了一个十字。

 “孩子,天主正与你同在。”一个苍老的声音在告解室窗户的另一边响起“你有什么要跟天主告解忏悔的吗?”

 “是的,普里斯神父,我犯了罪。”一抹羞涩浮上了楚慎之俊美的脸庞。“一个不可饶恕的极恶之罪。”

 “说吧,向天主诚实地说出你的罪孽吧。”

 “好,我我…”

 “我”了半天也“我”不出来,一向言语便己的楚慎之突然开始结巴。

 “不要急,慢慢说,在天主面前不需有任何隐瞒,天主什么都知道。”

 “是,神父。”楚慎之恭敬地双手合十“我…我有个弟弟…”

 “很好,这是个好的开始。然后呢?”

 “我很疼爱他,用尽我的生命般地疼爱着他。”楚慎之彷佛陷入了美好的回忆之中,出温柔的眼神“从他出生的那一天起…”

 “你要告解的事是不是跟你弟弟有关?”

 “是的,神父。”

 “我就知道…”

 “你说什么?神父,我没听清楚。”

 “咳咳,没有没有,我是在跟天主说你是个好哥哥。”

 “不!我不是!”楚慎之不知为何突然激动起来“我是禽兽!我根本不配当玉儿的哥哥!”

 “禽兽?你做了什么?”十足激动的声音。

 “啊?”

 “喔,我是说,天主要你诚实地说出你做过的事,这样你才能得到救赎,阿门。”苍老的声音突然转为严肃。

 “是,我…我会诚实说出来的,请天主宽恕我的罪过。”楚慎之眼眶泛红地说“事情的开始很突然…”

 “上个星期天,玉儿没有事先告知我,就约了个同学来家里玩。原本每个星期天都是我们兄弟一起结伴出游的日子,没想到他这次竟然临时取消和我的约定,擅自带了同学回家。我看他的同学带了书包,本来还以为他们要一起做功课,没想到…”

 “没想到什么?”

 “没想到他们竟然一起看A片!”楚慎之愤怒地说。“那个可恶的家伙竟然敢带那种下的片子给我的玉儿看,简直该死!”

 “看看A片应该也没什么大不了吧…”

 “神父?!”

 “咳咳,我的意思是青少年期的孩子血气方刚,难免会对产生兴趣。”

 “如果只是看看也就罢了,可我没想到他们竟然一边看…一边…”

 “一边什么?”

 “一边自…自…”

 “结果呢?结果呢?”

 “我当场就把那个人渣轰出去了。”

 “那这件事情跟你告解的事有关吗?”

 “是的,我…我…”楚慎之讲到关键处又开始结巴了“我从那晚看到玉儿自开始,就一直做梦…”

 “做梦?你梦到什么?”

 “神父,在我说出我的罪恶之前,请你明白地告诉我,不管我犯的是什么罪,天主是不是一定都会宽恕我?”

 “当然,天主会宽恕袍所有的子民。请你快说吧!”

 “谢谢天主。谢谢神父。我…我犯的是罪。”楚慎之脸羞傀地说“我梦见…梦见我和玉儿…我们…我们在上…”

 “上?你们在上干什么?”

 楚慎之觉得神父的声音怎么听起来好像很兴奋,不狐疑地看了告解室的窗户一眼。

 不,我怎么可以来到神圣的教堂还怀疑神父,一定是我自己做贼心虚听错了。

 天主啊,请弥原谅我的无礼吧。阿门。

 楚慎之跟天主道歉后,立刻决定要老实地回答。“我们在上玩亲亲。”

 “什么啊,原来只是亲亲啊。”

 虽然隐约觉得神父的声音听起来有点失望的意味,但楚慎之还是继续告解“后来这个梦愈来愈可怕…我…我竟然开始光衣服跟我的弟弟做…做…”碰…楚慎之听到座椅翻倒的声音,吓了一眺“普里斯神父,你还好吧?”

 “我…我没事,你继续说。后来呢?你真的和你弟弟发生关系了?”

 “怎么可能?!这只是我的幻想而已,我怎么可能真的去做?”

 “神父我奉天主之名现在要问你一个很严肃的问题,你一定要老实回答我。”

 “是的,神父。”

 “你是人的还是被的?”

 “普里斯神父你太过分了!我拒绝回答这个问题!”

 “不行,你一定要据实回答。人和被的罪是不一样的,所以赎罪的方法也不同,我这是在清楚事情真相,这样才能找出赦免你的罪的最佳方法。”楚慎之听到神父如此义正严词的说法,不汗颜“原来如此,对不起,普里斯神父,是我误会你了。”

 “嗯,那你就快老实说吧。”

 “我…我不是人的那个…”

 “咳咳,这么说来在你的幻想里,你是被你弟弟的喽?”

 “当然了,我怎么舍得让我的玉儿痛…”楚慎之脸柔情。

 “太好了!”

 “啊?”

 “咳咳,本神父的意思是说,这样你没有伤害到别人,罪比较轻,天主已经决定宽恕你了,你不必担忧。”

 “真的吗?”

 “对,你可以放心地走了。”

 “啊?就这样?这样就算告解完了?”

 “对对这样就可以了,你走吧。”

 觉得好像被匆忙赶走的楚慎之虽然觉得有点奇怪,但总算放下心中大石的他还是礼貌地道了谢。“谢谢普里斯神父,那我告辞了。”对对,快走快走,本少爷等不及要打电话去告诉我们那群在台湾的狐群狗友这个天大的消息了。

 哈哈哈…笑死我了…

 想到楚慎之对自己这个“冒牌货”毕恭毕敬,老实告解的<虐爱小神父> M.ukEXs.cOM
上章 虐爱小神父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