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虐爱小神父 下章
第四章
第四章

 不…不可能…不可能是那个恶魔…

 恶魔怎么可能出现在神圣庄严的教堂里?

 我一定是听错了!

 只凭短短几个字我怎么能肯定是那个大变态呢?一定是我夜夜做恶梦睡眠不足以致产生了恐怖的幻觉。

 对,一定是这样。我仁慈的天主不会对我这么残忍的。

 “神父,你在吗?为什么不回答我?”男人低沉的嗓音有一种奇异的磁,带着说不出的魅惑…啊啊啊!是他!真的是他!

 叶方遥忍不住抱头在心里痛哭!

 呜…这一定是我假冒普里斯神父所遭的报应。

 只是…伟大的天主啊,你也用不着这么狠吧?你可以罚我去扫一个月的厕所,或在厨房做一个月的苦工,何必丢这么一个宇宙无敌超级大变态给我,你这样不是存心让我死无葬身之地吗?

 “神父?我可以开始告解了吗?”

 要死了!这个变态什么时候开始信起天主了?

 不行,死都不能让他发现我在这里,不然一定被他啃得骨头都不剩!想起前几天“惨绝人寰”的遭遇,叶方遥突然机伶伶地打了个冷颤。

 “咳咳,你可以开始告解了!”叶方遥低嗓音。

 说完就快点滚吧,变态才想听你告解!

 “首先,我要承认,我犯了罪。”

 废话!像你这种恶魔如果没罪,那全天底下的人都是圣人了!

 “我在三天前。上了一个男人。”

 叶方遥瞪大了眼。

 三…三天前?

 不…不会吧…你这个变态不会是要来跟我的天主告解你对我做的那不可告人的丑事吧?不要啊啊啊啊!

 等等,这个大变态劣迹斑斑有可能还侵犯了其他的男人,我不必太杞人忧天。

 “罪过的是,这个男人是个神父。”

 啊啊啊啊!这个变态果然是在说我,我不要活了!

 天主,快把你的耳朵关起来,不要听他说啊!

 “这个神父有着一头乌黑的秀发,绿宝石般的美丽眼眸,他皮肤白皙滑,体态修长动人,真是…真是…”真是帅呆了,对吧?哈哈哈…本少爷早知道我是天下第一英俊,第一潇洒的神父了,算你有眼光!

 完全忘了重点是什么,只要被人一夸就晕了头,就在叶方遥得意洋洋的时候,男人的下一句话却让他愤地差点晕死过去…

 “真是…真是太好上了!”

 王八蛋,我踹死你!你快给我住口!

 “不要再说了!神父是天主的仆人,在人间传播福音的使者,你怎么可以对他如此不敬。你这样会被天主降罪的。”还会被雷公天打雷劈,叶方遥一边低嗓音,一边咬牙叨齿地说。

 “就算会被天主降罪,我还是要找到他。神父,你认识我刚刚形容的那个人吗?”

 “完全不认识!”叶方遥毫不脸红地说谎。

 “不行!我一定要找到他!我克制不了自己。每次只要想到哪一夜,我把他在身下…”男人突然发出猥亵的息声“我就起了。”啊啊啊啊!这个变态在说什么?

 “我的巨无霸热狗现在又热又硬,都快要爆炸了!不信我现在拿出来给你看。”啊啊啊啊!谁要看你那龌龊下的东西啊!快收回去!

 可惜男人根本听不到它的咒骂,还是不知廉地拉下拉链,掏出了下体开始起来。

 “那一夜,我就是用这大热狗让那个神父死,罢不能,求我多上他两次的。”谁死,罢不能,求你多上两次啊?天主,他诬陷我!

 “每次我进他那又又热的的小股,他就用双腿夹住我,用股紧紧咬住我,哭着求我用力,再用力地他!”呜…不要说了…你再说下去…我就…我就…

 我就要硬了啦!

 那一夜,是叶方遥不敢回想的狂野的记忆。

 但现在,这个男人用手摩擦下体的秽声音却让他仿佛重新回到了那一夜,血不由自主地再度沸腾了起来。

 “他最喜欢我帮他口,每次我一他,三,两下他就了,虽然是感觉快了点,好像有早的迹象,但这也表示他体质,特别适合调教,神父你说对吧?”对你个头!敢说本少爷体质,适合调教,我叫天主把你打进十八层地狱,让我们的阎罗王好好调教你这个变态!

 “我非常想念他的嘴,不管是他含住我的大热狗的时候,还是哭叫着求我再深一点的时候,那张小嘴都红嘟嘟的,真是可爱极了!”

 “什么红嘟嘟?我又不是猪!”

 “啊?神父,你说什么?”

 “没,没有啊,我什么都没说。”

 “喔,可能是我听错了。那我继续说了。”

 呜…还有啊?你这个变态有完没完?

 “神父,你看过樱花吗?”

 奇怪,这个恶魔怎么突然变得这么诗情画意?

 “有,我在日本看过。”叶方遥老实地回答。

 “太好了!我跟你形容的那个神父,他的头就像我正电视上看过的樱花的颜色喔。”

 “自从看过他的头,我就爱上了樱花。”

 呜…这是本少爷听过喜欢樱花最变态的理由!

 “想像那片片樱花花瓣落在他光溜溜的身体上,就让我火焚身啊!等他以后成为我正式的奴隶,一定要带他到樱花树下,好好做上三天三夜!”

 “你…你快告诉我你要去哪里找樱花?”

 “我查过了,华盛顿就有樱花。”

 好!本少爷就算散尽家财也要砍掉华盛顿所有的樱花树!

 “不过听说日本的樱花更美。”

 啊啊啊!你这个变态怎么这么三心二意啊?

 不管了,天主啊,求求你发挥神力,让全世界的樱花在一夜之间全部消失吧!

 “喔,不行了,我彷佛可以感觉到我们正在樱花树下,我可爱又的小神父他那碧绿色的眼珠正着眼泪哀求着我…进来,求求你快点进来!”男人学着似曾相识的话语,发出骨的呻

 “哼啊啊…太了…接着我这火热的冲进他那销魂的小股里,我的小神父发出叫,他下面那张饥渴的小嘴紧紧地咬住我的大热狗不放,我恶地玩他的体,故意全拔出来,让他的小空虚地发狂,然后再毫无预兆地全入,让他得哭叫不休,求我永远不要停!”

 停!停!我要你现在就停!叶方遥听到男人情下到极点的话语,简直羞愤地想一头撞死在十字架上!

 “我用力地入,出,再入,再出;让他死,哭着了不知多少次,然后我也…我也…啊啊啊…”男人发出一声野兽般德嘶吼,让叶方遥完全呆掉了!

 救命啊啊啊!这个没有礼义廉的禽兽该不会在我们神圣教堂里“那个”了吧?

 “呼…好了真多,真不好意思啊,神父,把你们告解室里的十字架都脏了。”

 呜…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无变态的人!而这种人还偏偏被我遇上了?

 我叶方遥上辈子到底是造了什么孽啊啊啊啊?

 “好了,我告解完了,心情感觉舒服多了,那我走了,神父,拜拜。”

 男人完全没有给叶方遥骂人的机会就拍拍股走人了。

 啊啊啊啊!你这个情狂!变态狂!什么告解?我看你根本就是来教堂的吧!叶方遥气得恨不能揍上去踹他两脚。

 “威利,快点,动作不要慢的。”

 从教堂另一头传来的声音让叶方遥吓了一大跳。

 惨了!是他那些堂弟来了!

 “威利,泡妞你就跑得飞快,叫你打扫一下教堂你就拖拖拉拉的,小心我去报告少主,让你吃不完兜着走。”

 “知道啦!我又没说我不扫,罗哩八嗉的,比那个莱利夫人还像老太婆。扫把拿来啦!今天谁打扫告解室?”

 打扫告解室?

 叶方遥突然想起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

 啊啊啊!不行!我绝不能让他们打扫!

 “我来扫就行了!”叶方遥突然跳了出来。

 “少主?你怎么会在这里?”吉姆惊讶地看着他。

 “对啊,少主,你不是应该在上休息吗?这重的活我来做就行了。”威利自告奋勇地说。

 “不行!我今天一定要亲自打扫!”叶方遥一副“谁敢跟我抢,我就跟谁拼了”的样子。

 吉姆和威利见状十分好奇。“为什么少主今天一定亲自打扫告解室啊?”

 难道少主偷偷在里面藏了女人?两人贼头贼脑地向告解室里面探去。

 在少主故意阻挡,两人惊鸿一瞥之下,他们还是眼尖地发现在十字架上有一道白色的体。看起来很像是…

 “嘿嘿,少主,我们看见你泡妞的证据了喔。”

 “对啊,是不是少主上次到那家‘搞搞乐俱乐部’认识的小姐啊?”

 “神经病!谁认识什么小姐啊,你们要敢再胡说八道破坏本少爷高贵的名声,我绝不轻饶!”

 “真的没有?那十字架上的那道白色体是…?”

 “嗯…这个这个…”叶方遥绞尽脑汁地想。“喔,对了,我想起来了!那是因为今天有个老人家来告解的时候太激动了,导致羊癫疯发作,所以口吐白沫。对,就是这样。”

 “口吐白沫?喔,原来如此,不好意思啊,少主,是我们想偏了。”吉姆难为情地搔了搔头。

 “这么脏的地方本少爷就牺牲一下,自己打扫好了,你们快去扫别的地方吧。”叶方遥一副爱护属下的大哥模样。

 “少主对我们真好,那我们走吧。”

 好不容易送走了这三个难搞的堂弟,叶方遥立刻拿起抹布努力的擦拭那个大变态在十字架上留下的罪证!

 呜…这不是第一次了,上次他祖传的十字架也是被这个变态的惨不忍睹,害他辛苦地洗了半天。

 没想到这次这个变态又故伎重演,他堂堂奥德兰家族的继承人身分何其尊贵,为什么要像个奴隶一样蹲在这里擦那个大变态的啊啊啊啊?

 呜…天主啊,祢就可怜可怜你悲惨的子民,让那个超级无的大变态从此不举吧!

 ***

 位于神学院二楼的院长办公室里,一个紧急会议正在召开中…

 “今天召开会议的目的,是要讨论最近镇上新开的那家俱乐部。大家有什么意见都可以提出来。”身兼圣彼得大教堂的主神父及神学院院长的普里斯神父神情口蔼地说。

 “院长,自从我们接到镇民的投诉,我们就开始密切地视察那家搞…搞搞乐俱乐部。”担任副院长的莱斯神父边说边羞红了脸“我们发现俱乐部的生意非常好,镇上的男人有一半都是他们的忠实客户。”

 “很好,至少镇上还有另一半男人没有受到引。本神父感到非常欣慰。”

 “嗯,那个…另一半的男人虽然不是忠实客户,但据我们所知,他们还是偶尔会背着老婆偷溜去的…”莱斯神父擦了擦冷汗。普里斯神父脸上顿时出现三条黑线。

 “普里斯神父,你一定要想个办法,自从这家俱乐部开张之后,我们斯图镇的结婚串立刻下降了百分之二十!照这种速度下去,我们镇上的女人都要嫁不出去了!还有,因为老婆发现老公去嫖,离婚率也上升了百分之二十啊!”受邀参与会议的莱利夫人激动地说。

 “我想应该不会这么严重吧?”普里斯神父柔声安抚着。

 “当然严重了!我们一定要铲除这个毒瘤!而且我发现这家俱乐部选择我们这个一向宁静的偏僻小镇开业,实在是奇怪,我总觉得这个老板一定别有目的。警长,难道你没有派人去做调查吗?”莱利夫人把矛头转向了坐在桌子另一边的布雷祢警长。

 “我们做过调查了。那个老板的来历很神秘,知道他底细的人不多,至少我们就找不到人可以问。我们派了卧底去做调查,可惜里面的小姐个个对她们老板赞不绝口,直夸他是好人,非常照顾她们这些员工。”布雷祢警长把自己做的调查娓娓道来。

 “开院的人渣会好到哪里?那些下的女人真是被卖了还帮人数钞票!简直笨死了!”

 “莱利夫人,在天主面前,请注意你的措词与风度。”普里斯神父神情肃穆地说。

 “对不起,请天主原谅我,阿门。”莱利夫人赶忙在前画了十字。

 “奥德兰同学,你们奥德兰家族与斯图镇的渊源颇深,历代都是天主最忠实的信徒及栽们圣彼得大教堂最主要的赞助者,身为奥德兰家族下一代的继承人,我想听听你对处理这家俱乐部的判断和建议。”
<虐爱小神父> M.uKexS.com
上章 虐爱小神父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