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虐爱小神父 下章
第七章
第七章

 温柔的手指不停抚摸着自己的全身,叶方遥在迷糊糊的梦境中,彷佛感觉回到了母亲的怀抱中…

 “不准再装死,我已经将小气球缩回原状了,你这个爱演戏的小奴隶,快醒来。”低沉的男声意外地动听。

 这个男的是谁啊?他怎么知道我爱演戏?

 想当年啊,我在台湾高中读书的时候还是话剧社社长呢。

 我导演的那出“白雪公主”多么的轰动,简直一票难求啊!

 就在叶方遥沉浸在“辉煌”的过去时,体内却倏地传来一股异样的感觉…天啊…呜…我想起来了…我股里还着那个大变态我放的“的大浑球”!

 “气死我了!你快帮我拿出来啦!”叶方遥猛地张开眼睛。

 果然,一张恶地像撒旦一样的脸庞出现在也眼前,正不怀好意地看着他。

 咦?不对啊,我不是教堂参加弥撒仪式吗?为什么现在竟然被这个恶魔抱在怀里?

 还有,这个森森的,连个窗户都没有,墙上还挂着一堆奇形怪状东西的地方到底是哪里啊?

 “难道…你…你绑架我。”

 “绑架?我绑架个穷不拉叽的神父干什么?你们天主会付赎金吗?”

 什么穷不拉叽,说出来吓死你,本少爷可是富可敌国的奥德兰家族的第一百零八代继承人,身价难以估计,你竟然敢瞧不起我?哼!

 “好啦,我的小奴隶,穷就穷有什么关系,不必用这么楚楚可怜的眼神看着主人。”

 什么楚楚可怜?我这是仇恨鄙视的眼神,你懂不懂?

 因为不能说出自己的身分,叶方遥只好用力地瞪着眼睛表达最严正的抗议。

 “好了好了,看你瞪得眼泪都快掉下来了,不要再难过了,没有钱也没关系,你什么都不必担心,主人会养你一辈子的。”

 男人的眼神有一霎那显得十分温柔。

 叶方遥的心突地像离掌心的青蛙绷绷跳。

 好奇怪,我是不是生病了?不然心跳怎么突然失去控制?

 还是找个机会回我们纽约的奥德兰医院好好做个详细检查比较保险。

 “怎么看主人看得失神了?是不是愈来愈崇拜主人了啊?”秦振扬笑着他的头发。

 “少罗唆!快把这个变态东西拿出来啦!”叶方遥脸红地赶紧转移话题。

 “对主人讲话又没规矩了。”秦振扬惩罚地在他股上轻轻打了一下。

 “我又不是小孩子,你干嘛老是打我股?”叶方遥气得大叫。

 “你虽然不是小孩子,但是我的小奴隶,主人照样可以打你股。”

 “为什么都是你说了算?不公平!”

 “昨晚叫你回去背的奴隶守则,你到底有没有背啊?把第一条念出来给主人听!”

 “你帮我把那个球拿出来,我就念!”

 “好啊,竟然敢跟主人谈条件!找死!”

 秦振扬拿出口袋里的遥控器,再次毫不留情地开到了最强档!

 “呜啊啊啊啊…”肠道内的小型球体突然在一瞬间暴涨到拳头般大,撑开了少年的肠道,让他发出凄厉的惨叫。

 “哼,知道痛了吧?”

 “好痛好痛…呜…你快拿出来!我快死了!呜…”叶方遥痛得直掉眼泪。

 “还敢不敢跟主人谈条件?”

 “不敢了!不敢了啦!呜…”

 “那就快念!”

 在男人的威下,叶方遥哭哭啼啼地念了起来。“第一条是…主…主人是至…至高无上的。”

 “没错,主人是至高无上的。意思就是主人说了就算,清楚了吗?”

 呜…你这个独裁的暴君!

 “清…清楚了,现在你可以帮我把东西拿出来了吧?呜…真的好痛。”叶方遥泪眼婆娑地看着他。

 “嗯,看在你诚心认错的份上,主人这次就饶了你。”秦振扬掏出遥控器,按下关闭键。

 这个小奴隶后庭刚开发,从昨晚到现在折腾了这么久也够他受的了。

 “快点快点!”叶方遥痛得实在受不了了。

 “快什么?我不是已…”秦振扬脸色微微一变。怎么了?气球还没消下去吗?

 “好痛好痛喔…我已经认错了,你为什么还不放过我?”

 “你什么你,要叫主人!”秦振扬沉下脸训斥他的小奴隶,内心却不一阵慌乱。

 该死!怎么搞的?明明已经按了关闭键啊。

 叶方遥的脸色愈来愈惨白,忍不住哭着抱紧他“呜…我受不了了,好痛啊!”看到自己可怜的小奴隶痛得整个人都缩在他怀里,秦振扬的心像被什么狠狠划了一刀!

 研发部那群混蛋到底在搞什么鬼?!

 “你给我待在这里不准动,主人马上回来。”秦振扬气势汹汹地往门外冲去!

 ***

 大中午,研发部唯一的值班人员麦可正准备悠闲地享受他的午餐。

 砰…

 随着一声巨响,大门被重重地踹开了!

 “限你三十秒内给我把这个破遥控器修好,否则我让你死的很难看!”秦振扬一把将控器丢他面前。

 被老大前所未有的恐怖眼神紧紧盯着,完全搞不清楚状况的麦可双手发抖地拿起遥控器一看。“老…老大…这…这…这我不会修…”

 “你说什么?”

 眼看自己就要被暴怒的老大撕成碎片,麦可赶紧结结巴巴地解释“这…这是芝加哥研发总部送过来的最新样品,我们这里没有人会修啊。”

 秦振扬愣住了。

 “管你那么多!你立即给我想办法,把那个该死的小气球搞定!如果我的小奴隶出了什么事,我就唯你是问!”

 “老大你放心,不会出什么事的。说明书上有写,即使不用遥控器,就算开到最强档,只要经过五个小时气球就会自动缩小。”

 “什么?!五个小时?绝对不行!我现在就要把它拔出来!”

 麦可连忙说“不行啊,老大,这是经过特殊设计的调教用品,硬拔的话会对人体造成巨大的伤害,为了防止奴隶自行拔出,特意设计成这样。”

 “混蛋!谁叫你们做这种变态的设计?”

 “呜…上次是老大你说谁的设计不够变态,就炒谁的鱿鱼啊…”麦可抬起头,老大已经不见踪影。

 ***

 该死!

 竟然敢把还没成的研发产品拿给老子。

 想起自己那个可怜的小奴隶还要受五个小时的活罪,秦振扬就恨不得立刻冲回芝加哥总部,把那群白痴全给宰了!

 秦振扬冲回到地下室,一打开门就听见叶方遥痛苦的啜泣声。

 “呜…主人…我下次再也不敢了…我以后一定乖乖听你的话…求求你饶了我吧…”叶方遥挣扎地爬到他身边,哭得好不伤心。

 秦振扬有一刹那不知怎么开口。

 “呜…主人…你饶了我吧…我以后一定乖乖遵守规定…主人…”叶方遥哭着抱住他的大腿。

 “乖,主人的乖宝贝,你再忍耐一下,气球就会自动消了。”秦振扬低头摸着他的头,温柔地说。

 “呜…还要忍耐多久?我实在忍不下去了。”

 “嗯…再五个小时就好。”

 “五个小时?王八蛋!姓秦的,我挖了你家祖坟吗?你为什么要这么整我?我恨死你这天杀的王八蛋!”叶方遥用尽全身力气破口大骂。

 秦振扬黑着一张脸不发一语。

 ***

 “老大,一切还好吧?”格祢听说今天老大大发雷霆,连忙赶来老大最近刚花重资兴建的“私人调教室”关切。

 一踏进门内,却听到叶神父在哭骂不休…

 “呜…王八蛋…大混蛋…我恨死你…你快把球拿出来,不然我就…我就…”

 叶方遥的骂声愈来愈弱,最终不再发出任何声音。

 秦振扬铁青着脸弯身将已经痛晕过去的少年紧紧抱进怀里。

 “老大…”

 “立刻去拿最好的止痛药来,动作快!”

 格祢跟在男人身边多年,还从没见过老大这么愤怒焦急的模样,不暗自窃笑。

 “我立刻就去。”他大步走到门边,突然转过身来“老大,要不要顺便帮你拿点镇定剂?”

 “滚!”

 ***

 叶方遥不知自己最近是哪里得罪了天主,还是今年犯太岁。

 不然他一个高大健壮的大好青年怎么会把晕倒当成是家常便饭?

 说来说去,都是因为那个没有人的禽兽!

 他当我是橡皮做的充气娃娃吗?

 什么东西都往我里面

 呜…总归一句话,谁遇上这个变态就倒大霉!

 “醒了?”秦振扬轻轻地拨了拨他额前的浏海。

 “对,我醒了!怎么样?”叶方遥睁开眼,一副豁出去的样子“这次你有什花招尽管使出来好了,本少爷才不怕你!”

 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奴隶,老子抱了你整整五个小时,手都麻了,你不但不知感恩,还敢跟我嚣张?

 “是吗?这可是你说的。”秦振扬冷冷一笑,往门外大喊“把我们最新设计的‘爱的橄榄球’给我拿来!”

 “啊啊啊啊…”叶方遥大惊失,扑上去捂住他的嘴巴“你不要喊啦!”

 呜…刚刚一颗什么“爱的小气球”就差点把我的的小撑破了,万一来个“爱的橄榄球”我不就要

 呜…我堂堂奥德兰家族的继承人怎么能死得那么不入

 “怎么?小奴隶刚刚不是说什么都不怕?”

 “呜…主人…我错了…你不要这样…”

 “小奴隶真的知错了?”

 “知错了,知错了。”

 叶方遥以前在高中书上读过一句话叫“识时务者为俊杰”他决定今天要拿出来好好用用。

 “好了,我不会惩罚你的。你今天受的罪也够多了,主人不会对我的小奴隶这么残忍的。”秦振扬像拍小狗一样地拍了拍他的头“来,把股翘起来。”

 “呜…你不是说不惩罚我了吗?为什么又要股?主人是大骗子!”叶方遥激动地大喊。

 “的小东西!”秦振扬笑着敲了下他的头“谁说主人要股了?我是要帮你擦药。”

 “擦药?我已经不痛了啊,那个小气球不是拿出来了?”叶方遥心有余悸地看了看放在头旁的“玩具”

 “不行,我不放心。你过来,主人再在里面擦点药,以免你发炎。”

 “呜…你为什么不在我昏的时候做,等我醒过来才做?”

 这个大变态,根本是存心羞辱本少爷!

 “喔,主人懂了,原来我们家小奴隶比较喜欢被。”

 “你胡说八道!”叶方遥脸红地大叫。

 可恶,这个低级的变态真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哼,看在你受伤的份上,主人今天就不惩罚你对我大吼大叫的不敬之举,下次你再这样,主人绝不轻饶!现在,立刻给我把股掰开!”

 看到男人凌厉的眼神,已经非常了解这个恶魔本的叶方遥连忙乖乖照办,不敢再逞口舌之能。

 ***

 夜如墨。

 一条人影蹑手蹑脚地出现在林间小路上。

 叶方遥被着每晚在礼拜堂做完晚间祷告后都要到“搞搞乐俱乐部”来报到。

 连续几天下来,对于偷偷翻墙已经非常熟练的他也渐渐丧失了不遵守校规的罪恶感。

 根据以往惨痛的经验,每次只要见到那个恶魔一定要倒大霉,狠狠被折腾一番。但这几天下来,那个家伙除了帮他擦药外,却没有再多碰他一下。

 其实对于上药这件事,叶方遥心情有点复杂。

 虽然告诉自己这个恶魔只是喜欢羞辱待他,但不得不承认,在他的心里,多少还是有些感动的。

 一边咒骂自己心太软,一边路地从俱乐部后面一个秘密通道进入。叶方遥沿着阶梯爬到了顶层他夜夜造访的豪华阁楼。

 “今天来得有点早。”看到出现在房门口的少年,秦振扬的嘴角不自觉地扬起。

 “有…有吗?”

 该死,这个恶魔该不会误以为我是迫不及待赶来的吧?

 “我感觉我的小奴隶有点迫不及待想看见主人。”

 “才没有!”叶方遥彷佛被踩到痛处地大声反驳。

 <虐爱小神父> M.uKExS.com
上章 虐爱小神父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