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虐爱小神父 下章
第八章
第八章

 叩…叩…

 “老大,你醒了吗?”

 一大清早,因为一个紧急事件,格祢只好硬着头皮前来敲门。

 他知道老大一定很不被吵醒,因为根据可靠的消息,那个被老大看上的可怜小神父此刻还待在老大的上呢。

 “进来吧。”

 “是。”

 老大的声音听起来心情不错,自己应该不至于被轰出去才对。

 “你最好有充足的理由一大早把我吵醒,不然你就要倒大霉了。还有,你眼睛看哪里?当心你的眼珠子。”

 看到老大十足警告意味地看着他,充占有的双臂中出黑色的小小头颅,格祢就觉得好笑。

 “拜托,老大,我们两个连女人都一起上过,3P,4P玩到都不想玩了,这次只是给我看看有什么关系啊?”

 “我说不行就不行,看看都不行!”

 “真的没得商量?”格祢故意装出色的样子。

 “想死你就继续看。”

 “好好,不看就不看。”格祢顽皮地掏出眼镜戴上。“这样可以了吗?”

 “去你的!到底有什么事?”

 “喔,差点忘记了。”格祢拍了在额头“我们俱乐部门口今天一大早就收到个奇怪的包裹。”

 “怎么个奇怪法?”

 “里面装了两颗子弹。”

 “格祢,你是不是愈老愈怕死了?两颗子弹就值得你一大早吵醒我?我们以前在芝加哥的日子你全都忘了?”

 “老大,我没忘。我担心的不是子弹,而是这个纸条。”格祢将一张纸从口袋里掏出来递给他。“这是跟着子弹一起放在包裹里的。”

 秦振扬接过纸条,打开来一看,脸色不由得一变。

 “有没有查出是谁送来的?”

 “还没有。俱乐部里没有人看见。”

 “去查。立刻去。”

 “知道,我已经从芝加哥派人来了。”

 “很好。多留点神,我想最近不会太平静。”

 “老大自己也要当心。我看这个人真正的目标是你。”

 “哼,敢眼我秦振扬斗。老子早等着他了!”

 听见浴室里传来水声,叶方遥偷偷睁开了眼。

 哈哈,现在正是大好时机,那个恶魔在洗澡的时候,我一定要看到那张纸条。

 天生就是好奇宝宝的叶方遥,蹑手蹑脚地下

 原来在他们讨论那个包裹的时候,叶方遥正巧醒了过来,也因此听到了关于那张纸条的事。

 奇怪,为什么送两颗子弹来那个家伙不害怕,送张纸条来他倒反而紧张起来?

 这纸条上到底写了什么恐怖的事啊?

 难道是揭发了他什么罪行?

 还是他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天主啊,不是我没有道德偷看别人的隐私,实在是这纸条太令人好奇了!

 仁慈的祢就允许我偷偷看一下吧,阿门。

 叶方遥一边祷告,一边轻手轻脚地摸出了男人放在外套口袋里的纸条。

 到底写了什么?好神秘,好刺喔!

 叶方遥心跳加速地打开了纸条。

 白白的纸条上,没有长篇大论,甚至连一句完整的话都没有。

 有的只是一个用电脑打出的名字…

 爱莉丝。

 ***

 晴朗的正午,阳光进古老的绯琉璃瓦。

 在神学院的餐厅里,有三只小老鼠正叽叽喳喳坐在一旁窃窃私语。

 “少主这几天好像吃得很少啊,我已经看过好几次他瞒着看守的神父,偷偷把饭倒掉了。”

 “是啊,少主这几天都失魂落魄的,我好几次发现院长在布道的时候,少主都心不在焉。”

 “我那天晚上爬起上厕所,竟然发现少主不睡觉在走廊上徘徊,隔天我问起这件事,他竟然死不承认,还说我是在作梦。”

 “这种种迹象都显示…”吉姆,威利和葛雷三人同时面面相觑,异口同声地说“少主恋爱了!”

 “惨了!我们到底是应该为少主高兴还是难过啊?”

 “当然是高兴啊,这应该算是少主的初恋吧。我看以前一堆女孩子追少主,他老是说要为天主守身,从来不动心,现在好了,少主总算开窍了,知道女人的滋味了,这样才像个真正的男人嘛。”

 “你这个笨蛋!你想想看,自从半年前我们来到这个神学院,少主从来不跟女人单独接触,哪来的恋爱对象?但自从那个”搞搞乐俱乐部“开了后,少主就开始茶饭不思了,难道你们还没看出端倪?”

 “你的意思是…少主看上的是”搞搞乐俱乐部“里的小姐?”

 “我的天主啊…不会吧,你不要吓我,少主应该只是图个新鲜,玩玩而已,他可是我们尊贵的奥德兰家族的下一任继承人,怎么可能对那种下阶层的人认真呢?”

 “最好没有,万一不幸真的是的话…你们能想像这件事如果被爷爷知道了…”

 三人一提起爷爷,一股寒意就打从心底窜起,吓得他们不敢再往下想。

 “少主啊,你可要放聪明点,千万不要害我们啊…”完全不知道自己正被哀求的目光用力注视的的奥德兰大少爷,正心不在焉地低头拨着餐盘上的饭菜。

 已经连续几天,叶方遥都没有接到那个恶魔的任何消息。

 原本应该要放鞭炮庆祝的他,却意外地一点都高兴不起来。

 竟然敢对本少爷呼之即来,挥之即去?

 那个自大狂!他以为自己是谁啊?!

 可恶,他对我丧失了兴趣,是因为那个女人吗?

 那个叫爱莉丝的女人?

 彷佛有什么东西哽在喉间,让人吐不出又咽不下。

 叶方遥这辈子第一次有这种呕到想杀人的感觉。

 “喂,你们几个,”叶方遥抬起头假装漫不经心地问“听过那个俱乐部有一个叫爱莉丝的女人吗?”

 “爱莉丝?”三人对看了一眼。

 难道少主看上的就是她?

 天啊,那怎么行?

 吉姆第一个跳出来好言相劝“少主,爱莉丝可是俱乐部的大红牌,模样长得,个性更是风,承拜在她裙下的入幕之宾可是多的不得了。”

 “对啊,少主,那个女人手腕可厉害了,听说上功夫非常了得,男人在上都被她榨得干干的。”

 可恶,果然什么锅配什么盖,那种大变态就只配和那种大包打混!

 “少主,你可千万别去招惹那个爱莉丝啊。”

 “对啊,少主,你可千万别去送死,当心被她啃得连骨头都不剩。”

 “你们有完没完?我什么时候说我对那种女人有兴趣了?”叶方遥没好气地说。

 “没兴趣?没兴趣少主干嘛打听她啊?”吉姆怀疑地问。

 “我…我…少罗唆!本少爷既然奉普里斯神父之命前去开导她们,当然要多了解一下了。所谓知己知彼,百战百胜,你们懂不懂啊?”

 “真的是这样?”

 看到堂弟三人狐疑的目光,叶方遥气不打一处来。

 他笑笑地站起身来,碰地一声,直接将餐盘盖在他们头上…***夜黑风高。

 白天的三只小老鼠又齐聚在了一起。

 “吉姆,我们这样做好吗?万一被少主发现我们又要去那家‘搞搞乐俱乐部’,我们就死定了。”威利有点犹豫地说。

 “放心,我们今天又不去打炮,只是要去打听一下少主跟那个爱莉丝到底有什么关系而已,马上就回来了,少主不会发现的。”

 “啊?不打炮啊,那不好玩。”葛雷一听立刻显得意兴阑珊。

 “笨蛋!没时间打炮,不表示没时间打情骂俏摸两把啊。”吉姆贼兮兮地说。

 “哈,还是吉姆好。”葛雷开心地说。

 “我不够诈,你们还没得玩呢。少废话,快溜吧,务必赶在少主开完会前回来。”吉姆边穿上外套,边往外走。

 “好,那我们还是从老地方溜吧!”

 三人兴高采烈地走了。

 没想到人算不如天算,原本预计要召开的会议临时取消,叶方遥提前回到了宿舍。

 “吉姆,明天莱斯神父代的资料你整理了没有?”一打开房门却发现房间里空空如也。

 此时应该在桌前做功课的堂弟却不见人影。

 叶方遥皱了皱眉头,他脑子稍微转了转,立刻冲向隔壁的宿舍查看。

 可恶!果然又给我集体开溜了!

 这几只不知死活的狼!

 叶方遥气急败坏地在威利房间里踱着方步。

 该去逮他们吗?还是在这里等他们回来?

 去的话,说不定可以见到“那个人”…

 呸,我才不想见到那个恶魔呢!

 我可是要去逮人的。谁想见到他啊?

 哼,就算见到那个变态又怎么样,我高兴去哪里就去哪里,这世界上还没有我奥德兰大少爷不敢去的地方!

 说走就走!

 叶方遥跑回自己房间换上了便服,乔装打扮一番,就气势汹汹地往“窟”出发了!

 “搞搞乐俱乐部”今晚依旧灯火辉煌,夜夜笙歌。

 叶方遥戴上帽子和眼镜,穿着便服,深信自己不会被人认出来,大摇大摆地从大门口走了进去。

 “哈罗,大帅哥,今天第一次来吗?”

 “没错,把你们最红的爱莉丝给我叫出来。”

 “爱莉丝现在正在接客,我可以帮你介绍另一位同样美丽的小姐哦。”

 “我没兴趣。我就要见爱莉丝,现在,马上!不管花多少钱都行。”

 “可是她刚被三位先生一起包了,我看一时大概空不出时间,你就改见其他小姐好吗?”

 “等等,你说什么?三位先生?是不是一个瘦的,一个高的和一个胖的?”

 “对对,就是他们。先生既然认识就别跟他们抢爱莉丝了,还是见见我们俱乐部的其他美女吧,包你满意!”可恶,那几只狼果然是在这里。而且竟然一次比一次过分,这次还搞起4P了,看本少爷今天怎么给你们好看!

 “这样吧,我跟他们几个是好朋友,我给你加点钱,你带我去加入他们。”

 “可是我们俱乐部规定小姐接客一次不能超过三个客人,所以先生很抱歉,我恐怕不能答应你。”

 “有什么不能答应的,我加双倍的钱就行了,现在立刻带我去。他们在哪里?后面吗?”叶方遥迫不及待地大步向后面的房间走去。

 “等等,先生,不行,你不能进去啊!”接待小姐边拉住他,边向柜台求助“快叫经理来。”

 “喔,好。”柜台小姐急忙拿起电话。

 这个混蛋!

 在二楼监控室里,透过监视画面,秦振扬一眼就识破了叶方遥的伪装。

 这个不知死活的小奴隶,这几天俱乐部有状况,为了避免危险,没有叫他过来伺候主人,他是不是太闲了?竟然给老子跑来嫖

 找死!

 在二楼监控室里,秦振扬怒气冲冲地接起电话。“什么都不必说,给我看好他,我立刻下去。”这时的叶方遥还不知自己即将大难临头,正在拼命地跟小姐拉拉扯扯“放开我,我都说要付钱了,你干吗不让我去?”

 “想死你就去。”

 背后传来熟悉威严的声音,叶方遥愣了愣,一颗心开始砰砰地跳得飞快。

 “给我过来。”

 “我干吗要过去?”

 想对我叶大神父呼之即来,挥之即去,你作梦!

 “好啊,几天没调教你,你就全忘了规矩了。”秦振扬大怒,大手一伸,抓了他就走“跟我回办公室去。”

 “你放开我!绑架!这是绑架!小姐,你快去报警!”

 “好啊,让她去报警,”秦振扬冷冷一笑“就告诉员警说,有一个大神父带着三个小神父在这里嫖,叫他们快来处理。”啊啊啊啊!这个恶魔又威胁我!

 被心不甘情不愿地拖回办公室的叶方遥恶狠狠地瞪着男人。

 “还敢瞪我?你知不知道已经犯了错?”

 “本少爷有什么错?”叶方遥还在愤恨地瞪着他。

 “奴隶守则第六条:奴隶的一切快乐,包含精神与体,都是主人恩赐的。”秦振扬一字一字地提醒他这个健忘的小奴隶“你没有经过主人的允许就跑来嫖,就是违背契约。”
<虐爱小神父> m.UKexS.Com
上章 虐爱小神父 下章